cccccider

We can escape to the great sunshine.

搜了一下,全世界最伟大的拉伸好像是那个弓步,旋转上半身使另一侧手臂伸直向上的动作🤔🤔🤔
然而找了半天发现居然没存这个动作的图

等了一整个夏天,你们终于归来

之前那个新闻有删减

等了一整个夏天,你们终于归来
2017-08-29 王怡薇

运动员有两次生命,一次是站在运动场上,一次是离开赛场。

2017年的初夏,直径40毫米,只有2克的乒乓球以及马龙、许昕和樊振东的命运,成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站在或离开赛场,暂时还是永远,是这个夏天,球迷们讨论最多的话题。

在猜测和流言中,三位国乒名将始终保持沉默。消失在赛场上的66天后,天津全运会,三人重新回到熟悉的赛场。

兴奋和拧巴

北京男队与云南队的比赛结束后,马龙一直站在场地中央,环顾着场内还没有完的比赛。8月28日,全运会男团首轮,马龙率领的北京队3:0战胜云南,马龙在对阵云南选手李卓阳中,三局只让对手拿到14分。对于这场等待许久的首次比赛,马龙意犹未尽。

“全运会就像国内的奥运会,每个台子打得都非常激烈,今天是第一天比赛,觉得新鲜,所以每个台子我都过去看了看他们的表现。”马龙这样说道,从2005年第一次参加全运会,马龙其实已经参加过3届,但他仍用“新鲜”形容这次比赛。

和马龙一样意犹未尽的是20岁的樊振东。

解放军队对阵天津队的比赛中,樊振东两度登场,速胜小将余心航与老将郝帅,为解放军队锁定胜局。

“这段时间一直在训练,比赛前两天还有些兴奋,想尝试着把训练中想像的一些球打出来。”樊振东这样说。尽管只是团体小组赛第一场比赛,八一体工队队长也来到现场,观战樊振东的比赛。

相比马龙和樊振东,许昕率领的上海队尽管赢球,但过程一波三折。相比于北京队和解放军队阵容齐整,许昕是上海队的顶梁柱,每一场拿下两分是他必须要完成的任务,这也让他过来的首秀显得有些紧张。

“刚开始打得有点拧巴,这也正常,国内运动员能进到决赛的就没有水平差的。”许昕这样说。

从6月23日成都之夜到8月28日重返赛场,66天,三个人几乎都是数着日子过来的。

“不打球的日子真的挺没意思的,感觉浑身都不舒服。”马龙说,以前天天盼着教练给放假,而远离赛场,他觉得特别难受。

打封闭针上阵

这个7月,北京城经历了十年以来最热的夏天。

7月11日,进入小暑的第一周,马龙开始恢复性训练。那一天,北京36度,马龙拉着北京队小将王楚钦,来到总局田径场,跑了个3000米。

常年高强度的训练和比赛,马龙的髋关节和手腕老伤都非常严重,备战全运会训练中,马龙手腕的老伤复发,打了封闭针,休息三天后就又投入训练。

“就打了一点,没事儿。”对于困难和伤势,马龙从来都是轻描淡写。今年5月,夺得杜塞尔多夫世乒赛男单冠军后,他才告诉大家,出征前往杜塞尔多夫前,自己打了封闭针。

“全运会肯定要带伤去拼。”尽管打封闭针对于身体有极大的损害,但为了能拼下全运会,仅仅隔了3个月,马龙就又去打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许昕正在上海队所在的东方绿洲乒乓球训练基地,跟随队伍备战全运会。7月初回到上海,许昕在国家队的主管教练吴敬平也来到上海,帮助许昕进行技术训练。

43度高温,训练馆如同蒸笼一样,吴敬平给许昕的一组多球训练下来,许昕浑身就如同水洗过一遍,一天要换6、7件T恤。

20岁的樊振东心思变重了,至少训练后,他和队友开玩笑的时候少了。八一队的体能教练给队员有氧训练,4分钟分别各做20秒的跳双摇、举杠铃、蹬自行车、和跳箱运动。每次4分钟下来,樊振东总觉得练得不够,让体能教练再加4分钟。

“还剩20秒”体能教练看着秒表提醒着,这时候,樊振东仍以刚开始一样的冲刺的速度,放下杠铃片,跑到自行车上飞速蹬起来。

远离赛场的日子,他们更能体会出“珍惜”的含义。

未来的你

2013年辽宁全运会时,13岁的王楚钦还在先农坛体校,从电视转播上看马龙拿到男单冠军。四年后的天津,王楚钦是北京男团主力中的一员,和马龙、闫安一起,出战全运会男团比赛。

这个夏天国乒主力远离赛场,作为国乒重点培养的年轻选手,王楚钦获得了更多出国比赛的机会。7月,王楚钦刚刚参加了东亚青少年比赛,又拿了男单冠军,不过在T2联赛中不敌日本天才少年张本智和,这让他很郁闷。

全运会备战期间,每次光着膀子跑完长跑,从田径场跑步回训练馆的路上,是马龙和王楚钦固定的交流时刻。

“焦虑。”王楚钦对马龙说出自己近来的困惑。
“下一次还是会这样,你打得比赛越来越多,越来越焦虑,因为你还想赢,就肯定会这样。”马龙边走边给王楚钦说。

北京队总教练张雷有时候会跟着这哥俩一起去跑步。
“你看高远跟着马龙,变化多大。王楚钦要是能‘跟住’,肯定也提高的特别快。”哥俩聊天时,张雷从不多说什么,团队间需要这样的交流,张雷是过来人,再明白不过。

乒超联赛期间,林高远和马龙同在山东魏桥俱乐部,一个赛季后,林高远在“地表最强12人”中脱颖而出,获得参加杜塞尔多夫世乒赛单打资格。

我曾经问过林高远:“从马龙身上,你学到了什么?”
“龙哥晚上11点是要准时睡觉的,和他在一起,我作息都变好了。”玩笑之余,林高远说,马龙有一套严格的自律准则,不仅对自己严苛,对身边人也是如此。在马龙看来,如机器程序一般周而复始的节奏和习惯,是他能够如此长时间保持状态最有效的办法。

王皓一直强调,国乒队除了技术,最重要的是传承精神。在他看来,很多年轻队员在成长期都会面临迷茫,无论是训练、比赛还是生活,尤其是现在的环境,“太浮躁了,很多人还没什么成绩就想着出名,但他们有没有想过,现在这样奥运冠军都经历过什么才换来了今天的一切?”而在这个过程中,老队员对年轻队员的影响至关重要。

樊振东就是王皓一路带着成长起来的,从最初俩人一起打俱乐部联赛,到樊振东进入国家一队,再到如今成为他的主管教练。最近,王皓最常和樊振东说的一句话就是:“没必要想变成马龙或者张继科,你就是你。”

王楚钦和樊振东们,就是马龙和王皓的20岁吧,

兄弟

8月初,许昕返回北京与马龙合练,本次全运会允许跨省配对,许昕和马龙第一时间想到了彼此,俩人报名参加全运会男双比赛。2011年,许昕和马龙搭档获得鹿特丹世乒赛男双冠军,这也是许昕的第一个单项世界冠军。

合练的第一天,一场队内比赛,许昕/马龙对阵闫安/林高远。队里比赛,赢球没奖金输球有处罚,谁输了谁钻球台,这是默认的规矩。许昕和马龙现在依旧保持着搭档双打没钻过桌子的经历。

原本计划在北京合练一周,没想到刚练了三天打了两场队内赛,马龙的手腕旧伤犯了,打了封闭针的他要休息三天,和许昕的合练就此“泡汤”了。

前往天津前,北京队拍摄全运会集体照,有记者问马龙,伤势是否会对他的状态有影响,全运会马龙参加男单、男团和男双三项比赛。“主要是怕连累许昕。”马龙第一个想到的是和许昕的双打。

“其实和马龙私下里交流也很少,但到了场上,不用说什么,一个眼神就很默契。“许昕曾这样形容过和马龙一起站在赛场上的感觉。

“我和周雨,我俩是卫冕冠军呢。”今年全运会,樊振东再次搭档同为八一队的周雨出战,他们是许昕和马龙夺冠道路上最强大的对手。

国乒队的男生们,习惯在赛场上用赢球说话。

去年11月,许昕在杨宗纬演唱会上向相恋多年的前国乒名将女友姚彦求婚,月底,俩人就在上海领了结婚证。

备战全运会的这两个月,是婚后俩人难得同在一个城市的日子。不过,一周6天都要在基地练球,许昕都不能回家。

上海超高温的那些天,姚彦几乎每天都往返家和训练基地,给许昕送鲜榨果汁和薏米水,羡煞旁人。2009年全运会,比赛结束后,许昕牵起了姚彦的手,一直到了今天。

备战全运会的这段日子,樊振东难得的一次“娱乐”活动,就是参加王皓二儿子海螺的百日宴。

“感觉有个儿子挺好的。”说完,20岁的樊振东哈哈大笑。“你刚多大啊,就这么想。”我调侃他“早熟”,他指着身边昔日八一队队友、如今的教练李木桥,“李木桥25岁,儿子已经1岁了。”

喜欢樊振东的女粉丝们不要紧张,他并没有女朋友,也没有闪婚的打算。

“看着皓哥一家人,就感觉打球是打球,生活是生活,是分开的两部分,不会总是纠结在球上走不出来。”樊振东若有所思的说。

说起王皓,外界总会给王皓贴上“千年老二”“亚军”的标签,时间久了,王皓也不愿再多回应什么。百日宴上,王皓问樊振东:“我有俩儿子,谁说我不是赢家?”

很多年后,当我们再次想到2017年的夏天,也许只会记得这异常的天气,说上一句:“那年夏天,特别热。”

但对于马龙、许昕和樊振东来说,这个夏天的煎熬和等待,刻骨铭心。4年一次的全运会,大幕拉开,重新回到赛场,用他们和我们最熟悉的方式,归来。

全运会采访(2017.8.29)

66天,三个人几乎都是数着日子过来的。“不打球的日子真的挺没意思的,感觉浑身都不舒服。”马龙说,以前天天盼着教练给放假,而远离赛场,他觉得特别难受。

消失在赛场的66天他们在干啥?

撰文(王怡薇)

2017年的初夏,直径40毫米,只有2克的乒乓球以及马龙、许昕和樊振东的命运,成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站在或离开赛场,暂时还是永远,是这个夏天,球迷们讨论最多的话题。

在猜测和流言中,三位国乒名将始终保持沉默。消失在赛场上的66天后,天津全运会,三人重新回到熟悉的赛场。

“不打球的日子,感觉浑身不舒服”

北京男队与云南队的比赛结束后,马龙一直站在场地中央,环顾着场内还没有完的比赛。8月28日,全运会男团首轮,马龙率领的北京队3:0战胜云南,马龙在对阵云南选手李卓阳中,三局只让对手拿到14分。对于这场等待许久的首次比赛,马龙意犹未尽。

对于这场等待已久的首次比赛,马龙意犹未尽

“全运会就像国内的奥运会,每个台子打得都非常激烈,今天是第一天比赛,觉得新鲜,所以每个台子我都过去看了看他们的表现。”马龙这样说道,从2005年第一次参加全运会,马龙其实已经参加过3届,但他仍用“新鲜”形容这次比赛。

和马龙一样意犹未尽的是20岁的樊振东。

解放军队对阵天津队的比赛中,樊振东两度登场,速胜小将余心航与老将郝帅,为解放军队锁定胜局。

“这段时间一直在训练,比赛前两天还有些兴奋,想尝试着把训练中想像的一些球打出来。”樊振东这样说。尽管只是团体小组赛第一场比赛,八一体工队队长也来到现场,观战樊振东的比赛。

相比马龙和樊振东,许昕率领的上海队尽管赢球,但过程一波三折。相比于北京队和解放军队阵容齐整,许昕是上海队的顶梁柱,每一场拿下两分是他必须要完成的任务,这也让他的首秀显得有些紧张。

“刚开始打得有点拧巴,这也正常,国内运动员能进到决赛的就没有水平差的。”许昕这样说。

从6月23日成都之夜到8月28日重返赛场,66天,三个人几乎都是数着日子过来的。

“不打球的日子真的挺没意思的,感觉浑身都不舒服。”马龙说,以前天天盼着教练给放假,而远离赛场,他觉得特别难受。

远离赛场的日子他们更能体会出“珍惜”的含义

这个7月,北京城经历了十年以来最热的夏天。

7月11日,进入小暑的第一周,马龙开始恢复性训练。那一天,北京36度,马龙拉着北京队小将王楚钦,来到总局田径场,跑了个3000米。

常年高强度的训练和比赛,马龙的髋关节和手腕老伤都非常严重,备战全运会训练中,马龙手腕的老伤复发,打了封闭针,休息三天后就又投入训练。

“就打了一点,没事儿。”对于困难和伤势,马龙从来都是轻描淡写。今年5月,夺得杜塞尔多夫世乒赛男单冠军后,他才告诉大家,出征前往杜塞尔多夫前,自己打了封闭针。

“全运会肯定要带伤去拼。”尽管打封闭针对于身体有极大的损害,但为了能拼下全运会,仅仅隔了3个月,马龙就又去打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许昕正在上海队所在的东方绿洲乒乓球训练基地,跟随队伍备战全运会。7月初回到上海,许昕在国家队的主管教练吴敬平也来到上海,帮助许昕进行技术训练。

43度高温,训练馆如同蒸笼一样,吴敬平给许昕的一组多球训练下来,许昕浑身就如同水洗过一遍,一天要换6、7件T恤。

20岁的樊振东心思变重了,至少训练后,他和队友开玩笑的时候少了。八一队的体能教练给队员有氧训练,4分钟分别各做20秒的跳双摇、举杠铃、蹬自行车、和跳箱运动。每次4分钟下来,樊振东总觉得练得不够,让体能教练再加4分钟。

“还剩20秒”体能教练看着秒表提醒着,这时候,樊振东仍以刚开始一样的冲刺的速度,放下杠铃片,跑到自行车上飞速蹬起来。

远离赛场的日子,他们更能体会出“珍惜”的含义。

樊振东:不要总纠结在球上走不出来

备战全运会的这段日子,樊振东难得的一次“娱乐”活动,就是参加王皓二儿子海螺的百日宴。

王皓一家四口的幸福生活让樊振东羡慕不已

“感觉有个儿子挺好的。”说完,20岁的樊振东哈哈大笑。“你刚多大啊,就这么想。”我调侃他“早熟”,他指着身边昔日八一队队友、如今的教练李木桥,“李木桥25岁,儿子已经1岁了。”

喜欢樊振东的女粉丝们不要紧张,他并没有女朋友,也没有闪婚的打算。

“看着皓哥一家人,就感觉打球是打球,生活是生活,是分开的两部分,不会总是纠结在球上走不出来。”樊振东若有所思的说。

说起王皓,外界总会给王皓贴上“千年老二”“亚军”的标签,时间久了,王皓也不愿再多回应什么。百日宴上,王皓问樊振东:“我有俩儿子,谁说我不是赢家?”

“没必要想变成马龙或者张继科,你就是你”

这个夏天国乒主力远离赛场,作为国乒重点培养的年轻选手,王楚钦获得了更多出国比赛的机会。7月,王楚钦刚刚参加了东亚青少年比赛,又拿了男单冠军,不过在T2联赛中不敌日本天才少年张本智和,这让他很郁闷。

全运会备战期间,每次光着膀子跑完长跑,从田径场跑步回训练馆的路上,是马龙和王楚钦固定的交流时刻。

“焦虑。”王楚钦对马龙说出自己近来的困惑。

“下一次还是会这样,你打得比赛越来越多,越来越焦虑,因为你还想赢,就肯定会这样。”马龙边走边给王楚钦说。

北京队总教练张雷有时候会跟着这哥俩一起去跑步。

“你看高远跟着马龙,变化多大。王楚钦要是能‘跟住’,肯定也提高的特别快。”哥俩聊天时,张雷从不多说什么,团队间需要这样的交流,张雷是过来人,再明白不过。

乒超联赛期间,林高远和马龙同在山东魏桥俱乐部,一个赛季后,林高远在“地表最强12人”中脱颖而出,获得参加杜塞尔多夫世乒赛单打资格。

我曾经问过林高远:“从马龙身上,你学到了什么?”

“龙哥晚上11点是要准时睡觉的,和他在一起,我作息都变好了。”玩笑之余,林高远说,马龙有一套严格的自律准则,不仅对自己严苛,对身边人也是如此。在马龙看来,如机器程序一般周而复始的节奏和习惯,是他能够如此长时间保持状态最有效的办法。

王皓一直强调,国乒队除了技术,最重要的是传承精神。在他看来,很多年轻队员在成长期都会面临迷茫,无论是训练、比赛还是生活,尤其是现在的环境,“太浮躁了,很多人还没什么成绩就想着出名,但他们有没有想过,现在的奥运冠军都经历过什么才换来了今天的一切?”而在这个过程中,老队员对年轻队员的影响至关重要。

樊振东就是王皓一路带着成长起来的,从最初俩人一起打俱乐部联赛,到樊振东进入国家一队,再到如今成为他的主管教练。最近,王皓最常和樊振东说的一句话就是:“没必要想变成马龙或者张继科,你就是你。”

马龙全运会带伤出战最害怕的是连累许昕

8月初,许昕返回北京与马龙合练,本次全运会允许跨省配对,许昕和马龙第一时间想到了彼此,俩人报名参加全运会男双比赛。2011年,许昕和马龙搭档获得鹿特丹世乒赛男双冠军,这也是许昕的第一个单项世界冠军。

合练的第一天,一场队内比赛,许昕/马龙对阵闫安/林高远。队里比赛,赢球没奖金输球有处罚,谁输了谁钻球台,这是默认的规矩。许昕和马龙现在依旧保持着搭档双打没钻过桌子的经历。

原本计划在北京合练一周,没想到刚练了三天打了两场队内赛,马龙的手腕旧伤犯了,打了封闭针的他要休息三天,和许昕的合练就此“泡汤”了。

前往天津前,北京队拍摄全运会集体照,有记者问马龙,伤势是否会对他的状态有影响,全运会马龙参加男单、男团和男双三项比赛。“主要是怕连累许昕。”马龙第一个想到的是和许昕的双打。

“其实和马龙私下里交流也很少,但到了场上,不用说什么,一个眼神就很默契。“许昕曾这样形容过和马龙一起站在赛场上的感觉。

“我和周雨,我俩是卫冕冠军呢。”今年全运会,樊振东再次搭档同为八一队的周雨出战,他们是许昕和马龙夺冠道路上最强大的对手。

国乒队的男生们,习惯在赛场上用赢球说话。

结语:

很多年后,当我们再次想到2017年的夏天,也许只会记得这异常的天气,说上一句:“那年夏天,特别热。”

但对于马龙、许昕和樊振东来说,这个夏天的煎熬和等待,刻骨铭心。4年一次的全运会,大幕拉开,重新回到赛场,用他们和我们最熟悉的方式,归来。

❤❤❤

北京队备战全运会报道

北京乒乓球队下周五出征全运会 最精简的阵容打最艰苦战役

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08.17 14:17

2017年8月17日讯,本周二上午,北京市体育局领导前往国家乒乓球队训练馆,看望了即将于25日出征天津全运会的北京乒乓球队,并与队员、教练员和主要工作人员合影留念。照片画面中,除了三位体育局领导外,还有10名运动员、4位教练员和1名队医。这就是本届全运会北京乒乓球队全部持证人员,绝对是近几届全运会以来最精简的一套人马。北京乒乓球队此次将出战全部7个全运会乒乓小项,要在5个点上争取好成绩,球队核心之一的马龙又旧伤复发打了封闭,赛前的种种情况又预示着他们面对的是近几届来最艰苦的一次全运会之旅。

由于今年全运会采取奥运会报名的规则,限制了各队报名参赛的人员规模,北京乒乓球队能够拿到的全部15张出入场馆证件,都在这张照片上。在没有报领队的情况下,北京乒乓球队还有三位物理治疗师没能拿到证件。“他们只能安排在官方酒店附近的酒店。这意味着他们无法进入比赛区域,运动员的赛前准备和赛后康复只能在他们的酒店完成。”事实上,对于要参加全部7个全运会乒乓球比赛项目,并且要在5个项目上重点冲击的北京队队员而言,这无疑为他们的比赛增添了额外的负担。

北京乒乓球队总教练张雷表示,“以马龙为例,如果每项他都能打到最后,那么意味着他平均每天要打两到三场球,这对他的体能和状态是很大的考验和挑战,赛后康复和赛前准备工作就非常重要。”此次马龙和丁宁两位北京乒乓球队的绝对核心、大满贯球员,都只参加团体、单打和双打三个项目,之所以没有给他们报名混双,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考虑到他们的精力、体能。但队中也有像闫安这样参加男团、男单、男双和混双四项的队员,因此队员们在比赛期间除了面对对手外,如何尽快恢复和保持状态同样是艰巨的挑战。而面对挑战最大的可能就是马龙,他的髋关节和手腕老伤都非常严重,上周训练中手腕的老伤复发,打了一针封闭,此次全运会肯定要带着伤病去拼,这就让赛后的康复和保障显得作用更加突出。

“乒乓球项目在天津武清举行,如果在附近实在订不到酒店,那么很可能这几位康复师就不去了。”张雷说,“那么我们现有人员就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和工作。”在目前报名的人员中,体能教练任满迎主要负责丁宁、马龙的体能,随队参加了三届全运会的队医江山则要更多地承担起治疗师的任务。4位教练员也有明确的分工,在盯比赛时,总教练张雷负责马龙和男团,关亮教练负责男队其他运动员的单项比赛,闫永国教练负责女团和除丁宁外的其他女队单项比赛,郭焱教练则专盯丁宁的单项。而在盯比赛外,为安排好队员的吃穿住行,尽一切可能让他们充分休息,教练们也要多承担些场内外勤务兵的工作。

正是因为北京乒乓球队在北京的竞技体育中,是一支有传统且成绩一贯优异的队伍,所以体育局的领导们这次专程去探望,在强调了反兴奋剂、赛风赛纪和为首都争光的同时,特别对马龙和丁宁两位老运动员提出了期望,希望他们在面临巨大比赛压力和体能、精力挑战时,更应该将眼光瞄向几年后的东京奥运会。

作为本届北京团开幕式旗手、十九大代表,丁宁表示自己一定会全力以赴打好全运会比赛。

而上周打了封闭,休息三天后就投入训练的马龙则表示,自己也一定要拿出好成绩回报首都人民。“丁宁目前伤病情况正常,马龙的伤病现在看来比较严重。我们正在为他积极治疗,争取用最佳状态参加全运会。”张雷说,“两个人从目前的训练看,精神状态和气势都很猛,因为今年很可能是他们最后一届了,他们都想打好这次全运会。”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李远飞 北京乒乓球队供图​​​

不行,我不答应,我不同意,想都别想

好想看他们打球😟😫😭

2017深圳直通,马龙受伤后。图片来自微博@国乒教练粉丝团

图片及文字翻译均来自微博博主@迷路姬-龙战于野,链接附于评论,侵删。

尼塔库news8月新刊对马龙哥哥的专访
记者的开场我详细翻一下ーー
“呀,好久不见,这个样子见你真的不好意思。访谈可以边冰敷边做吗?你要拍照片你就给我说,我就不敷了。”
一进入房间,见到的是这样毫无架子的Champion。
前一天预定17点到达日本,结果飞机延误到半夜23点才到,第二天10点开始训练,午餐和休息过后下午继续训练,结束接受访谈的时候已经18点了,champion的脸上挂着显而易见的疲倦。
访谈的内容基本上没有啥新内容。
1、谈到世乒赛第二轮遭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是之后和庄智渊的比赛中及时调整了。
2、亚锦赛的失败是因为对于新球的不适应和缺乏经验,以及当时自己状态确实不好,亚锦赛之后及时针对新球制定了战术。
3、世乒赛决赛第一盘输给小胖的时候内心并没有急,之前是做好了输三盘的准备的。战术的好坏也许并不一定能左右胜利,他更注重的是能够得分的战术。「决胜局7比9落后的时候我也没有着急,为什么,因为比赛还没结束呢。之后的球我处理得比对手好一些。当然,打成Deuce的时候,除了战术,身体的本能也发挥了作用」
4、说到苏州世乒赛很重要,因为有了苏州的胜利,才会有里约的胜利,两次世乒赛获得胜利都很开心,都有各自的经历,但因为苏州是第一次所以留下了尤为深刻的印象(说着脸上情不自禁露出了笑容)
5、最后的发言也很有龙的风格也很点题,说到这次取得了胜利,但下一次的世界冠军会是谁,谁也不知道,机会对所有人来说是平等的。能够一直与高水平的选手一起训练对我来说很幸运,正是因为得到这种激励和刺激,我才能维持这样顶尖的实力。
图为马龙展示如何握拍。